联系我们

海南省青少年希望基金会

海南省希望工程管理办公室

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文明东路210号
团省委大院

 

电话:

(0898)65357770

(0898)65355017

传真:

(0898)65332914
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慈善人物 慈善人物
耄耋老人的希望之路
发布人:基金会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11-7 9:48:21 阅读:1133次

2017226日,中央电视台一套《欢乐中国人》节目,请到中国兵器工业集团中国北方车辆研究所退休职工,北京榜样、中华慈善奖获得者,耄耋老人陈荣超、杨玉仙夫妇,讲述捐资助学百万余元的故事,感动中国。

 

 

两位老人住在北京市丰台区第十三军休所一栋普通楼房中,房子并不宽敞,大约只有六七十平方米,沙发和藤椅显得老旧。墙上的照片是这个家最珍贵的陈设:客厅里挂满老两口与助学儿童的合影,卧室的床头则挂着他们当年穿军装的结婚照。

圆梦雅安

陈荣超夫妇捐建的第一所希望小学——晨阳希望小学,位于四川雅安,因为他们和雅安有着深深的情缘。

陈荣超老人出生在四川成都一户殷实的书香门第,3间大院几十间房子1938年,侵华日军开始对成都进行野蛮轰炸,陈荣超老人的家在轰炸中被完全炸毁,陈荣超因为躲在不远处的河堤下才侥幸逃脱,但从此以后衣食无着。那一年他6岁,知道了什么叫国家受人欺负194910月,陈荣超参加了革命,做地下党的通信员,年底在成都解放时入伍,比他小2岁的杨玉仙也在广汉加入了部队。

解放大西南时,陈荣超所在的部队是华北野战军十八兵团六十二军一八五师,任务是解放四川雅安。雅安山多路远,大部队进不去,当地土匪、国民党军残部和地主武装势力合在一起,敌众我寡、敌暗我明。但在如此恶劣的情形下,不到一年,华北野战军剿灭了10万土匪。除了官兵英勇,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得民心,老百姓支持你。剿匪过程中,最困难的是不知道谁是土匪,土匪在哪?强大的群众基础在此刻得以淋漓尽致的展现,百姓从四处套取情报,民兵岗放哨送情报。

部队即将离开雅安时,陈荣超得了一种恶性疟疾,他被留在在一位何婆婆家里。躺在病床上的一个月中,是何婆婆衣不解带地照顾他。

 

 

解放军解放人民,人民支持解放军,这是我们参军后最深刻的一课。雅安人民对我们有感情,过去我们为解放雅安流过血,现在我们要为雅安的发展作贡献。我们好几百名战友为了建立人民政权,牺牲在雅安。所以,我们这辈子有个最基本的信念:一定要为人民做点什么。

陈荣超与杨玉仙在1956年结为夫妻,风雨相伴,直至两人离休。虽与四川相隔千里,但他们心中始终有一个念头——要为雅安人民做点什么。

改革开放后,陈荣超在装甲兵工程学院学员大队任政委。当时附近有两个十分贫困的村庄,陈荣超经常带着学员到村里的小学出黑板报、辅导功课、送学习用品。那时候还没有希望工程,不过陈荣超知道农村的孩子有多贫困,有多渴望读书。

198910月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推出希望工程,希望工程的标志性代表大眼睛劝募广告一经推出便收到强烈反响。当时已经退休在家的陈荣超与杨玉仙在电视上看到了大眼睛,那双渴望上学的眼神让两老无比揪心。

当时俩老首先想到的还不是捐建学校,而是想去资助一些贫困地区的学生,但随后觉得可能这个想法有些狭隘。陈荣超说,解放西康后,自己随着抗美援朝的部队撤出了四川芦山县龙门乡,但有的战友就牺牲在那里,也有些就留在了当地,他们后代就一直在西康成长和发展,俩老商议后还是觉得在当地建立一所学校比较合适。

捐建学校至少需要20万元,但两人数十年的积攒尚不足一半。他们便千方百计省吃俭用,早饭馒头咸菜,午饭一菜一汤,晚上面条稀饭,一年也不买一件新衣。

1996年,20万元目标已近,陈荣超夫妇的儿子却突然因病下岗。一边要攒钱建学校,一边要顾及骨肉亲情,夫妇俩只能在原本已经极尽节俭的生活中更加节俭。好不容易,儿子的病治好,19995, 陈荣超却突发大面积心肌梗死入院抢救。病危的陈荣超夜不能寐,给老伴交代:死后遗产捐献希望工程,遗体供医学研究。两个多月后,陈荣超经抢救转危为安,两人立即商量启动助学计划。

在中央电视台《国防时空》栏目举办的陈老事迹现场采访节目中,主持人对陈老夫妇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,陈老,你们夫妇的心愿是捐资助学,为什么一定要一次捐20万呢?捐五千行不行,捐一万、两万行不行?陈老说:国家规定,捐建一个希望小学,最少投资是20万。主持人又问:一定要捐建一所希望小学吗?陈老在略加沉思的时候,主持人把话筒转向到场观众。问:谁能回答这个问题?干休所里的一位工作人员接过主持人的话筒,这样说道:美好的心愿,应该像十五的月亮,是圆满的。缺一点,都不是圆满的心愿。比如,一个人从小的心愿是上大学,你让他读到初中或者高中行不行,他会回答:不行。因为那没达到他的心愿。

希望小学最终选址雅安龙门乡,新学校取名晨阳,一是取二老姓氏”“的谐音,二是期盼孩子们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那样充满朝气和希望。

除了艰苦奋斗,军人还有个特点就是作风严谨、注重战果、务求实效。在捐助过程中,夫妇俩人会做调查和随访。2000年,晨阳希望小学的建设过程中,夫妇俩人先后去了4趟雅安,长途跋涉就是为了查看工程质量。学校也不是建起来就不管了,晨阳希望小学建成十几年,夫妇俩人又先后去了二十七八次。在当地政府的关心支持下,这所学校成了当地的名校,由最初的600多名学生发展到今天的1300多名。二老之前资助的4个孩子都大学毕业,有的回到雅安当老师,有的在职业学院做老师,二老很欣慰。

我们还能做多少?

看着建成的新校舍,老两口商量,再攒20,捐建一所新学校。第二所晨阳希望小学选址在了乌兰浩特。

之所以选在乌兰浩特一是因为乌兰是红,浩特是城,乌兰浩特寓意红城;二是因为乌兰浩特处于边境地区,整体经济形式不好,改革开放以后也没能发展起来。

2005年秋,第二所晨阳希望学校在内蒙古乌兰浩特耸立起来。两所学校都由老两口都亲自选址、调研、监工、追踪,如今都成为当地名校。随着社会的发展,老两口改变助学方式。

随着国家对基础教育的投资越来越大,许多学校的硬件设备都得到了长足发展,但在两位老人数十次的探访中却发现,校舍虽然盖好了,但孩子们很少有课外书读,所以他们就决定捐建书屋。他们走遍江西、四川、贵州、陕西、青海等地革命老区和灾区,每攒够3万元,就捐建一个希望图书室。他们捐建的两所学校和30多个书屋都在老少边穷地区,而且还有个特点,半数以上都在红军长征经过的地方:江西兴国,贵州遵义,四川宝兴、石棉、康定,甘肃会宁等等。这是老兵对长征的特殊感情。所有的书都是夫妇俩亲自去挑。开始时,两人都是在书店买好了然后亲手提到学校去,现在都是委托书店帮忙代运。

 

 

每年,老两口都要探访这些学校,给孩子们颁发奖学金或者图书之星的奖励。前不久,一直靠奖学金读书的2名学生给两位老人来信了,他们说,我们已经大学毕业,希望回到故乡做一名老师, “发扬晨阳精神,我们永远都是晨阳人

两所希望小学、30个希望图书室、希望奖学金、图书……这些年陈荣超、杨玉仙夫妇的捐赠总额累计超过100万元。这100万从哪里来?答案是从二老朴素的生活中来。二老的家中非常简朴,连件像样家电也没有,2012年他们刚刚花了290块钱买了个双缸洗衣机。平时,二老在家穿的衣服补了又补,眼镜腿坏了也舍不得修,而是拿一根绳子系着将就着用。为了给孩子们多省些钱买书,他们坐火车时从来都是吃方便面,而不舍得吃一次火车上的盒饭……

 

 

但说起这些年的经历,两位耄耋老人却满心幸福。他们说: “现在有一种紧迫感,力争在精力允许的时候,为下一代茁壮成长作些实事,直到干不动为止。” “今年我们要抓紧奔一奔,真怕哪一天忽然不行了。他身上有18种器官正在衰竭,我觉得现在的时间太紧迫了。雷锋说,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中去,我们现在就是有限的生命,太有限了。我们究竟还能做多少事情呢? 杨玉仙老人说。

(来源:希望工程微信公众号)

|    网站首页    |    关于我们    |    服务项目    |    捐款方式    |    新闻中心    |    爱心社区    |    下载中心    |    义卖中心    |    联系我们    |